北京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野史秘闻

北宋两位才子的风流往事

发表于:2019-07-16 17:18:17 来源:北京历史网

每逢周日,书法日课邀你“诗书囧读”……

中国历代都不乏才子,但才子们风格大不一样。就拿唐朝和宋朝来说吧,唐才子豪放,喜欢旅游,喝大酒;宋才子则有点闷骚,喜欢喝小酒,聊闲天,搞对象。

比如大名鼎鼎的黄庭坚,就是位风流才子。

我这么说他,一定有人说我很过分

北宋两位才子的风流往事

因为这位江西诗派的创始人,以杜甫为尊,很有点“老古板”的味道,怎算风流?而且,黄山谷是千年罕见的大才,说才子岂非太小?

(黄庭坚书法作品《题苏轼寒食帖跋》台北故宫博物院藏)

好吧,我要说的,就是他“小”时候。

黄庭坚是个神童。神到什么地步呢,他晚年给人写长篇《范滂传》,居然全凭记忆,只错一二字。宋朝盛产神童,据说有一次王安石和苏洵聊天,王安石说自己儿子读书一遍即能成诵,结果苏老泉回了一句:啷个娃儿背书还要两遍噻!

黄庭坚14岁那年,父亲去世。突遭变故,黄庭坚险些弃书从商,去当草药贩子。好在他有个当官又有才的舅舅,他便追随舅舅,开始了外出求学。

(江西修水县黄庭坚纪念馆内纪念墙)

舅舅的官不大,但当得安稳,而他周围的文人圈子,很快就把青春年少的黄庭坚吞没了。黄庭坚迷上了一个地方——青楼。青楼在宋代不仅是妓院,还承担唱片公司的功能,培养出了很多歌星。黄庭坚喜欢上了一位天津歌女,还给她填了首词《两同心》:

巧笑眉颦。行步精神。隐隐似、朝云行雨,弓弓样、罗袜生尘。樽前见,玉槛雕笼,堪爱难亲。

自言家住天津。生小从人。恐舞罢、随风飞去,顾阿母、教窣珠裙。从今去,唯愿银缸,莫照离尊。

宋朝的天津不是今天的天津,所以天津人不要激动。其实她来自哪里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黄庭坚可能爱上了她。黄庭坚16岁时,作了一首词《画堂春》:

东风吹柳日初长。雨余芳草斜阳。杏花零乱燕泥香。睡损红妆。

宝篆烟消龙凤,画屏云锁潇湘。夜寒微透薄罗裳。无限思量。

傻子都能看出来,这是一封情书。黄庭坚恋爱了。这是很要命的事,一个正经的官家子弟,怎么能爱上妓女?对了,那时候,歌星也叫妓女。

十年之后,黄庭坚结识了长他一岁的晏几道。两个对妓女有感情的男人一见如故,很快成了好基友。他们饮酒,唱和,一起感慨,一起悲歌。

我曾在签名上写过这么一句话:梦魂纵有也成虚,那堪和梦无。朋友看了,评价说,真好。不是我说得好,而是这句话说得好,说这句话的人,就是晏几道。

(晏几道与歌女饮酒图)

晏几道是个词人,和他爸晏殊一样,走婉约路线;不过,他比他爸婉约得多。按说这婉约一派,很难入豪放派苏轼的法眼,但说来也怪,苏轼偏偏看上了晏几道。

当时苏轼已是翰林院大学士,官场正当得意,他便委托学生黄庭坚攒个局,约晏几道坐一坐,聊聊填词谱曲的事。但这一请求被婉约的晏几道豪放地拒绝了,他对黄庭坚说:你告诉苏学士,我对他不感冒。

晏几道的这种行为,被时人评价为“恃才傲物”。但是,他虽然在苏轼面前如此骄傲,却经常被女人欺负。倒不是说女人打他骂他,而是伤害他,伤他的心。有句话说,“一个女人只能伤害爱她的男人。”晏几道被女人伤害,完全是他自己的问题,因为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,在那个男人把纳妾、狎妓当时尚的年代,所有男人都在走过场,晏几道却和女人搞对象。

晏几道和很多女人搞过对象。他所搞的对象,可谓鱼龙混杂,即使朋友家中的歌女,小晏也不放过。而恰是这些歌女,让小晏爱得不得了。

据史料记载,晏几道爱过的歌女,名字都很脱俗,即便放在今天,也不见得过时,比如什么苹、什么云之类。两情相悦了,就住在一起,耳鬓厮磨,尽情欢爱。

不过,欢爱总有尽头。小晏用情虽深,无奈歌女没有耐性。于是,小晏经常忍受失恋之苦,失恋了,他就填词、喝酒,放浪形骸。

我这个人记性不好,唐诗宋词记不得几句,但晏几道的一首《阮郎归》,自初中时偶见,至今不忘。我在签名里那句话,就是这首词的一句。全词是这样写的:

旧香残粉似当初,人情恨不如。一春犹有数行书,秋来书更疏。衾凤冷,枕鸳孤,愁肠待酒舒。梦魂纵有也成虚,那堪和梦无。

这是晏几道的一场爱情故事,也是一次爱断情伤。我给翻译了一下:空荡荡的屋子里,你的香气犹在,但是,你已经不爱我了。春天时还能收到几封信,到了秋天,信就更少了。被子上,绣凤是寂寞的;枕头上,鸳鸯是孤单的,我的一腔愁肠,唯有酒来化解了。醉了,睡了,醒了。梦见了你,醒来你却不在。所以这梦有何意义呢,还不如连这春梦都不要做了呢!

唯其伤情,方见真心。所以这首词,说的虽是千年前的旧情,一字一句仍能打动今天的你我。

本文作者:书法日课(今日头条)Tags:文化 书法 中国古代史 北宋 黄庭坚